时光驻留 | 近百岁失聪老母亲的岁月“静”好... ...
来源: | 作者:proc27942 | 发布时间: 2019-01-07 | 406 次浏览 | 分享到:

红日延吉养老院中有这样一对母子,院长说,“看了与母亲交流的留言本,眼泪会出来”,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令人动容故事呢?



“我的母亲,她把品格留给了我!”



在上海杨浦控江路上的红日延吉养老院,大家经常看到一位满头花白的老先生,来这里探望一位更年长的老人。



他的近百岁老母亲,就住在二楼。



这天午后,母亲由俩个护理员安排沐浴完,刚抵达的沈先生便上去帮忙扶母亲到床上。



护理员用纸巾将母亲脚趾间的湿气吸干。



看着母亲甜甜地睡去,70岁沈先生悄悄对我说,“等我妈妈醒来,我要给她做按摩”,其实,老母亲是听不到动静的,她,双耳失聪已有几十年了。



等母亲休息足了,沈先生走过去帮她涂润肤霜。



接着扶母亲起来给她做按摩,从头部开始到后背、腿,母亲神情安然甚是享受。



一切完毕后,给同室其他老人洗浴完的护理员过来帮母亲穿衣。这个午后,护理员们依旧如常忙碌穿梭在各位老人中间。



尽可能减少卧床,保持一定的活动量是老年护理康复的诀窍之一。



因为人工耳蜗都起不了作用,护理员、沈先生及其他探望者,只能通过笔来与她交流。母亲的眼力倒是甚好,坐在椅上的她喜欢一遍遍反复“咀嚼”用废纸合订的交流本上的文字。


然而,这样平静的"和谐“来之不易。




刚入院时,母亲并不适应,时常会流露出年事已高拖累家人的愧疚感,众人总是鼓励她。


她想回家,可是,母亲除了失聪,还有诸多需要专业护理的老年疾病缠身,尽管孝敬的儿孙辈都希望提供最好的照护给她,但现实是如此骨感!


院里的人都知道母亲心思,每遇到她,都向她问好,握着她的手,蹲下来与母亲脸贴脸亲一下。


渐渐地,母亲的心定了,脸上有了舒心的笑⋯⋯





母亲曾是毛巾厂的女工,直到夜校扫盲,才拥有了识字能力。阅读对她来说是党给她的恩赐,母亲对党怀有深深的敬意,曾经想入党是她的心愿。



沈先生喜欢坐在母亲身边,用笔跟她“唠叨”家事。



母亲总是像个小学生一样认真地“听”着



养老院里活动丰富,逢节必过,母亲很乐意参与



生日是每个月集中过的,所以每一个月,老人们都欢喜地分享暮年时光中的每一个生日。



沈先生每周两次来养老院,在母亲面前,七十岁的儿子仍然是孩子,母亲总是关心他吃了没有。



沈先生喜欢给母亲“讲”些开心事:


“老房子拆迁了。”




“去杭州老家了。“


宁波麻花要多嚼一嚼。”


乘着母亲吃完下午茶,打九和牌间隙,沈先生又给母亲调制了一小碗石斛与藕粉。




然后便安静地等在一边



失聪,丝毫不影响母亲的打牌水平。



母亲的九和牌搭档,85岁的老太太,她似乎忘记了母亲听不见,仍然不停的说啊,说啊!



母亲胜了一局,吃完调好的羹,继续玩牌,沈先生则把碗拿去冲洗


我敬重我妈妈 ,她把品格给了我,沈先生说,“我为妈妈所做的这一切,都远远抵不过她以前为我们大家所做的。”


母亲年轻时吃过很多苦,待人甚好,在婚后不到一年里,父亲在一条浙商的船上干活连人带船给日寇劫持,音讯全无,那时,母亲才二十来岁,在上海举目无亲,怀着丈夫一定会回来的信念,一直等,直到等到父亲回来。


在差不多长达一个世纪的岁月母亲见证了一个国家一座城市的巨大变迁,也见证了中国养老业的快速的发展,今天能如此幸福晚年,这是之前作为一个毛巾厂女工,从来不敢奢望的。

离百岁不远,年迈的母亲,加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