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击 I 两位“高级知识份子”的老后...
来源: | 作者:红日君 | 发布时间: 2019-11-06 | 60 次浏览 | 分享到:

写在前面的

天气转冷,讲一些温暖的故事吧!

关于老这个话题,有时不轻松,有时挺愉悦。

前几天有位长辈红日君转来一个新闻说,这老太也真无知,好在还有正义的明白人!


我一听笑了,阿伯,这都是旧闻了,但我没有否决他的结论。事实上,这年头不论是集团诈骗还个人圈套,从设计角度来看,老年人是容易上钩的肥羊,不管是有知识的或者没知识的。

从心理学角度讲,长者有“积极偏向”心理,倾向正面思考,很少认为未来会发生坏事。当然有这个概率,并不表示一定是必然的。与其谈防骗,不如谈规划,长者们如何设计自己的老年生活?以下2个老知识份子的事例,也许对长者与家属有益!

两位“高级知识份子”的老后!

“老砖家”解救记!


今年,装修一新的红日养老院住进来一位中度认知症长者周奶奶。

从天津被家人“解救”回上海的这位81岁周奶奶,解放前曾就读于海洋大学,是一位海洋养殖方面的资深研究学者,退休前还做了3年多的海马生物研究项目,业余爱好是书法和阅读。

先生去世后,尚且硬朗的她选择独居。

好景不长,女儿发现母亲老是忘事,而且还说没钱花?这不科学呀,母亲是高级知识份子,退休金虽不说万贯但也丰厚,怎会如此?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原来,老人家每月的退休金绝大多数都被某保健品推销人员划扣,仅留给她1000多元生活费……

 

高知老专家怎么成了没分辨力与判断力的“老砖家”?

在家人陪同去医院确诊后方知,彼时的周奶奶已是中度认知症,因为平时手头拮据,营养跟不上,周奶奶消瘦无力,看上去令人心痛不已!女儿有疾在身无法照顾,惟只好发动整个家族的力量,此时,身在上海的外甥女托人到处打探靠谱养老机构,在朋友的推荐下陪着周奶奶来到红日养老院入住。


周奶奶被安排在认知症长者大房间,除了有时错拿他人的物品,频繁要买火车票,每到中午就收拾行李要去天津看她老母亲(老奶奶已去逝),不给出门就拉扯保安之外,尚无更严重的认知障碍。

每每遇到想要拎包外出的她,贴身护理员刘阿姨,门口保安以及整个团队,都会揽着周奶奶的肩膀轮流巧言劝阻,“周老师啊,我们等太阳小点再送你去火车站吧,不要提行李了。”或者“周妈妈啊,你外甥女刚电话我们说晚点来接你,我陪你再等等好吗?”周奶奶说好的,一会她就忘记了,注意力给转移了!

平日里的周奶奶,说话有着学者的慢条斯理,用词文雅,笑容可掬,很难与发病时的狂躁焦虑联系起来。红日团队除了人文关怀顺势利导,也在专业医疗检查评估后进行了少量的药物干预,周奶奶在红日大家庭里,生活的重心慢慢得到了重塑。



入住几个多月以来,除了参加书法班的活动,她开始重读《荒岛历险记》,写日记,兴头来时还能和大家将她的海马研究项目娓娓道来,还说要开始撰写回忆录,要保持永远学习的热情。


据护理员介绍,“周奶奶特别喜欢帮忙干活打扫卫生,洗洗刷刷,因为乐于助人,她成了这里的小队长。除了热心肠,还特别贴心,对我们这些照顾她的护理员们也都很关爱,总是劝我们休息休息,特别理解我们工作的不容易,让我们很感动!”

这样一位知人冷暖的高知周奶奶在团队的精心照护下,得到了合理的营养调理,现在,周奶奶已经胖了六斤多!整个人的精神面貌都让家人和团队欣慰不已。


老专家周奶奶无疑是幸运的,被及时止损!然而还有那些独居的王奶奶、林伯伯,是否也有陷入类似的困境?

我一个朋友与我讲,她的母亲严守自己的退休金,不让任何人动她的退休金,自己却每月必购入保健品,成箱成箱的买,似乎不买已无法抵挡对衰老的恐惧

在养老成为全民关注的重点时,也不免有不良商家把诈骗对象指向这个期盼健康长寿却判断力减弱的群体,所幸的是,现在全社会相关居委会、街道、机构、派出所等也推出各种积极举措关注高知长者,提醒其及早规避陷阱!

 

老院长的自我安排

与周奶奶入住原因不同的是,在红日养老院,还有一位“院长”主动来院里入住,并邀请了一群好友一起入住!

这位曾经是上海某精神卫生中心任职的院长张爷爷,92岁高龄确诊自己得了轻度脑萎缩已处于认知症初期之后,他不但没有讳疾忌医,反而与家人一起商议自己的安排,果断选择入住有丰富照护经验的红日养老院。


张爷爷说,“我知道认知症的发展的结果是什么,我主动进养老院,一是减轻家庭的照护难度,事实上,这是一种对家庭的减负选择。“

张爷爷他说不想自己的孩子,因为照护他而影响他们自己的家庭生活与夫妇关系,因为照护他,必会减少他们自己家人的相处时间,另外,他是医生,他说听过他的周边的一些人的故事,孩子们因为日夜照护父母,严重缺觉,作为医生,他知道一个人缺觉存在着的什么样严重的问题,人会越来越没有耐心,甚至出现情绪暴躁,一些国家就是用不能睡觉来对付重刑犯人的。

张爷爷的这个决定,不仅得益于自己多年工作对于老去不可逆、认知症需要科学的预防和干预的深刻认识,也得益于工作中对红日养老机构专业能力的了解和信任,更因为这里找得到聊得来的同僚。


老院长不愿意多谈论自己的生活,相反,他对我说,“其实,专业为老服务机构已经得到了社会的认可与关注,护理能力不断提升,照护者有专业素养,不必要在万不得已才想到它的存在,进养老院则是一种子女与长者双方受益的选择。早规划,不要临时抱佛脚。”

衰老是一个既定的趋势,并不会对现代的“高知”长者格外开恩,这个群体内心的无措与失落、郁闷和懊悔往往藏得更深,作为家人,我们固然要相信这群“高知”长者的智慧,但也依然请多留心体察,时常沟通,必要时认真给出参考建议和爱心支持,帮助他们在人际关系,金钱、医疗照护、居住场所、遗产继承等生活中最实际的事务上作出妥善安排。

当然,诸如之上专业服务,除却家庭与长者本人的努力之外,还需要全社会共同发力与协助,这也是为老服务走向更专业化的一个象征!值的可喜的是,这个月,继今年7月上海市民政局发布《全面开展养老机构服务质量日常监测工作的实施方案》之后,入秋以来正在全市养老机构中全面开展服务质量日常监测工作。

提升为老服务,大家一起来努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