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 I | 乌丹星,“红日的服务逻辑原来是这样的!”
来源: | 作者:proc27942 | 发布时间: 2019-01-02 | 1115 次浏览 | 分享到:

最近的大降温,算是正式宣告了魔都隆冬的到来。


2018年12月14-15日,顶尖医学博士 、 健康养老界资深学者乌丹星教授来到红日,其实,这场温暖驱寒的回访,早在2017年6月2日就埋下了伏笔。


追溯到一年半前,人民日报旗下《生命时报》联合乌丹星教授打造深度对话节目“丹说养老”



这颇有“十年树木,百年树人”风范,志在通过10年访谈100位养老人,见证中国养老产业发展,向世界讲述文明古国的孝道文化,而节目第一期嘉宾就是红日陈琦董事长



红日“家”文化,是双方共同探讨的核心



红日管理者责任把服务老人的一线服务者服务好,让他们开心,让他们温暖,然后服务者把优质的服务传到长者身上”,乌丹星如此总结“家”文化的排序逻辑。“这在养老界是高明的创新。”



一年半后,这俩位惺惺相吸的养老界女杰再次会面。这一次,乌丹星教授也已在自己的领域又向前再迈进了好几步:


乌教授的10年采访100人计划目前已完成了17位养老人士;


跨出了国门,把视角瞄向了欧美,向国人介绍西方养老照护体系;


酝酿与策划了“CGSC一养老青苗千人计划”,计划用5-8年培养100名优秀的年轻养老人。


从乌教授的视角会看到红日怎样的变化?又有什么样的场景让人如遇暖流,对抗严寒?


12月14日,陈琦董事长、刘彩华院长及其团队早早来到红日阳光养老院等候乌丹星教授的到来,重逢的温暖和喜悦在彼此紧握的双手中传递开来。



红日阳光养老院是2018年红日升级老旧养老机构提升服务质量的新作,旨在推进国家养老事业的发展,主动为政府分忧解难


早上11时,陈琦董事长陪乌丹星教授先到正在改造中的旧楼参观,然后再去看望已改造完毕入住的新楼和各楼层的长者们,长者们都争相与这位从“电视机”里走出来的“明星”握手,认知症专区的一些长者还要用唱歌来表达喜悦...




感受到长者质朴的温暖与幸福,乌教授说,‘大手牵小手’的模式太值得分享和传播出去了。”


陈董也向乌教授分享了目前红日着重发展的“大手牵小手的养老新模式”,2019年正在筹备中的静安项目将打造成静安记忆家园,不辜负静安区静安寺街道及民政局领导寄予的厚望。


随后,一行人来到红日延吉养老公寓,心情激动的长者早已等候多时长者们不断鼓掌,乌教授语气缓缓地大声讲述了“丹说养老”的勇敢起步。





对话乌丹星(一)


“红日的 ‘家’文化影响了中国养老行业......”


怎样去尊重老人,照顾老人,我一直想说说这方面的事情.....大家都知道,我们又不是央视,我们没有那么多的钱,那我们就自己做节目。


当时跟人民日报下的一个报纸’生命时报‘合作做了“丹说养老”。然后我们第一个要采访的人,我就想到是我们的陈总,因为在我们养老业界,大家一致地公认,养老做的好的就是我们的红日,我们的陈总。”


全中国有几十万家养老机构,有很多很多养老界的人,都说红日是最好的,好的重要标志,不是说一定在硬件上高大上,而是怎样把服务做好。


陈总的逻辑是,我把为老人服务的人服务好,这些人才能很好地去服务老人,所以她对员工这种非常关爱的文化,深深地影响了整个中国养老界


陈总是养老界‘家’文化的缔造者,她把员工当自己的家人,关心员工所有的事情,员工才能感激感恩更好地为长者服务


一般的管理逻辑思维是这样的,员工不是首位,客户才是!


可是养老不一样啊,员工如果有后顾之忧,他们就无法把服务做好,我们的老人的生活品质就会受到影响,所以我们陈董是非常智慧的一个人,她始终是一个服务的角色一个大家长的角色,去关心他的员工,去解决他员工的后顾之忧,然后员工自动自觉的就把那份感恩传达到工作中,也是我们在管理学上最高明的一点。


你们在我们中国最好的养老机构里面住,性价比又是这样的高,真的幸福。

......


我今年61岁,我觉得我还有很长的时间,能够一边作为长者享受这样的服务,一边能够为这个行业做一点贡献。我是学医的,我有很多医学方面的知识分享给养老业。


我觉得你们能在这样一个环境下,开心地度过自己的晚年,因为无论陈总还是张总李总,在像中国这样的一个稳定的大的政治环境,能够很安全地做事业,这对企业家来讲是非常好的环境。


无论老的小的,我们每一位还是应该感谢党感谢政府。


特别希望你们在这样一个大的国泰民安的环境下,在有陈总这样的企业家的真心实意的投入下,在有我们这么好团队在一线全身心地服务的这个过程中,幸福地、安详地、安心地、温暖地度过余下的生命!”



离开时,大家依依不舍。



一位长者追出来说:教授,我反映个事,人家农家乐都有五星评级的,咱们养老院怎么只能有三级的评级标准?我们养老院就该是养老院中的五星级


众人大笑,院长赶紧跑过来对长者说,“哈哈,您别激动,我们的三级就等同于人家的五星级评级,三级就是上海市养老机构评级最高级别,红日延吉还是上海首家评选到三级的民营养老机构呢!”





电梯口又遇到认知症照护专区的周克侠护理员,陈琦董事长说,“教授,小周就是那位与日本认知症专家们同台演讲的一线护理员,她师从日本认知症照护专家一年,现在做我们的认知症专护非常出色。”


周克侠腼腆地说:“哪里,都是红日给我这个机会学习和锻炼,红日就是我的家,再苦再累没啥好说的,就是好好干!”



遇到从国有养老机构院长岗位退休,来红日做前台的老师,乌教授都猜不出她的年龄,“她已经60岁多了,因为每天开心,所以年轻”,陈琦董事长在一边介绍道。



红日‘家’文化体系已完全建立起来了,乌教授巧遇到同一天在红日延吉参观的日本大阪商工会议所中国商务部深野弘一行时如此说,“红日的‘家’文化不是空中楼阁,它是以跬步聚千里而建立起来,并成为目标与方向,影响和推动了中国养老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