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日养老】90后海归有悄悄话说……
2017-07-16 16:07:54

                                



坦 言 入 职 感 受 

       进入红日已经整整3个月,虽然在日本的养老院有过一段见习经历,但是对我来说,毕业后真正走进国内的护理现场还是第一次。从清晨到星夜,从专护房到楼道,从康复室到庭院,每天太多太多的故事在这里发生,让我切切实实地感受到了红日这个独特的‘家’文化氛围”。

        今天,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与红日老人结下不解之缘的这位90后海归学院派(以下简称“Yan”)如何说?

 

01.

我到红日的第一站——是不是还进这个房间?
       
“我到红日的第一站是延吉养老院,刚走进专护房就被眼前发生的一切给‘晕了’,

 

 俗话说认知症百位老人、百种症状,此话一点不假:

 

     有的坐着纹丝不动嘴上却发出谁也听不懂的话语;

     有的躺在床上无语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你却不放;

    有的老人经常习惯性地找东西,总以为东西被偷了,于是把床上所有的角落都找遍、把整个床垫掀起无数次,甚至把抽屉里的小袋子翻了个底朝天,直到这个袋子都被磨破口子;

    也有的老人尽管不认识却‘一见如故’地紧紧握住我的手不放,生怕我离开”,

     说到这里Yan动情地告诉小编,“说句心里话,当时我发懵了,下次是不是还进这个房间?这个念头一度挥之不去”……
 

 

02.

后来到了老红日——长者需要真情实意的爱!
     虽然种种症状不停地在我脑海里浮现,但我确信认知症老人的所有症状背后都有一定的理由。

    认知症是一种渐进性认知功能退化体症、无法逆转,但治疗是否规范、照护是否得当,直接影响着病情的进程。我觉得老人认为东西被偷了,是因为他的记忆力每天都在衰退,他心中的焦虑不安就转化成了“东西被偷”这个想法;而面对握住我的手不让我离开的老人,我大可不必有任何的犹豫,我可以每天在固定的时间段过去和老人聊聊天,到时间了再委婉地跟老人说我还有其他事情要忙,老人是会理解我的”Yan告诉我,

   “后来到了红日,有位爷爷是我接触的症状相对严重的第一位失智不失能老人。刚入住红日,他焦躁不安、言语不通、连喂饭和大小便都需要护理。有了延吉的经验,言语不通没关系,我尽量坐在老人身边,顺着他的思维,笑着面对他,视线平行地倾听他说话,简单模仿他的手势;通过这些动作可以让他知道:我在认真倾听你说的话,我是你的同伴”。
 

 说到这里Yan神采飞扬、乐不可支:


 

   “这位爷爷慢慢地熟悉了这里的周围环境,还与我建立起了互相信赖的关系,不但心情平稳了,偶尔也能回答说‘哎,你好’,以后我每次去红日一定会去看看这位大爷的!”……
 

 

03.

 

再后来到了南京红日——有爷爷奶奶陪伴,真好!
  “有位80多岁轻度认知症爷爷,第一次见面我问他你贵姓呀?想不到这位爷爷还挺幽默、风趣地说‘我姓二马’。咋一听,我楞住了;再猜猜,莫不是‘冯’字!一次难得的“字谜游戏”,让我一下子就记住了这个冯爷爷”我和其他员工心里实在很心疼‘二马爷爷’。

 

    Yan动情地说,“这位‘二马爷爷’平时和蔼可亲,总是坐在沙发上看看电视发发呆,但是发起脾气不得了;因为不喜欢洗澡,护理员想了好多法子不管用。有次急中生智设法先把衣服弄湿、再让他洗,可不予理会的冯爷爷为此还大发雷霆,连续说了好几天一直不解气。

    虽然每次去南京呆的时间不长,但我都去看望他、希望能有更多的机会融入‘二马爷爷’的生活中。周围员工见了开玩笑说,‘冯爷爷,这是不是你的女儿呀?’冯爷爷开心地笑着说,‘是呀,你今天又过来啦!”

 交谈中,Yan还不无神秘地告诉小编

       在红日3个月的日子里,我还遇到了很多可爱又热情的老人。有热情地要帮我介绍对象的刘奶奶,有耐心教我上海话的“上海话专家”王奶奶和盛奶奶,还有看到我就开心地跟其他人介绍‘这就是我女儿’的张奶奶等。

                                          

     看到她\他们一天天在康复,我别说有多高兴,今后的道路还很长很曲折,但是有这么多可爱的爷爷奶奶在身边陪着我,我知道我一定能坚持下来,并且我会学更多的知识,作更多的努力让她\他们的生活变得更美好更幸福!”……

    一个90后海归女孩,有如此爱心满满的抱负,她用实践再一次表明:认知老人的照护,不在于惊天动地的壮举,只是深深地浸透在每一份爱心、每一次体验、甚至是每一道温柔的目光中,给你以亲情的拥抱、爱的力量。


不知道她的故事有没有感动到你呢?

 

欢迎大家扫一扫文章下方的二维码这样您就可以继续免费收到文章了

 

 

 

 
祝您阅读愉快!生活愉快!

closehover.png
弹窗图.png